新新小說網 >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 第3505章 我在地獄等你們

第3505章 我在地獄等你們

小說: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作者:豆娘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0-06 12:39:30
卻說輕歌在無極之地拿到赤龍果,突破玄靈階后,便帶著幾支隊伍原路返回。

        血月傭兵團完成了任務,該回降龍工會。

        輕歌要帶走花無淚,絕對不會是偷偷摸摸灰頭土臉的離開。

        而且,消除星辰烙印太痛苦了,又因為皇甫齊用三十座城池換了個一枚廢果,輕歌便希望花無淚留在降龍領域,當然不能是一個小小的傭兵團了!

        血月傭兵團算是最后一個回傭兵工會登記任務的,等一行人踏進降龍工會,那婀娜多姿的紗裙女子登時走了過來,一雙柔軟的手環繞著輕歌的臂膀。

        “公子,你可算是來了,人家想死你了……”工會女子道:“公子好是薄情,一走就是半個月,那赤龍果哪能比我還重要?”

        女子風情萬種,眉眼嫵媚,說話的聲音嬌得仿佛能滴出水來,只怕每個血氣方剛的男人骨頭都會酥軟。

        輕歌挑眉,用扇子挑起女子的下頜:“本公子可想死你這個美人了。”

        眾人:“……”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那種有顏色的樓呢……

        慕容川瞪著眼睛冷喝:“離人老弟,咋的我們兩個就不是男人了?就不吸引人了?”

        張離人看了看慕容川滿下巴的胡渣,無奈嘆氣。

        論起皮囊,還真的比不過那夜公子……

        那側,花無淚帶著諸多傭兵來到臺前:“血月傭兵團已完成無極之地的任務,我是前來登記的,用時:半個月。”

        臺后的美人淡漠地看了眼花無淚:“花無淚,你和血月傭兵團都已經被驅逐出降龍傭兵工會了,理由是盜竊策天儀,盜竊路卡斯負責人的鍛造圖紙。”

        花無淚眸光微動,似是早有預料:“我知道了。”

        血月傭兵們面面相覷。

        被驅逐出工會的傭兵,代價不僅僅是無家可歸那么簡單,而是受到天下人的歧視,日后不論去哪個地方,都不會被人接納。甚至要隱姓埋名,才能過上正常日子。

        可一群孤獨的亡命之徒早已習慣了顛沛,又怎么能過上正常生活呢?

        “花兵長,這……”

        “沒關系的,此處沒有我們的容身之地,其他地方有。”

        “哈……”一道笑聲響起。

        環形階梯處,路卡斯女負責人從上走下來,一頭張揚的紅發格外亮眼。

        “花無淚,忘了告訴你,傭兵工會不僅把你驅逐出去,還將此事告知皇室,皇室下達命令,把你貶為下等賤奴了。”路卡斯女負責人道。

        在降龍領域亦有著森嚴難以跨越的階級劃分,修煉者有三六九等,而下等賤奴卑微進塵埃里,甚至還不如過街老鼠。

        下等賤奴在降龍領域是沒有尊嚴和自由的,換而言之,這算是帝國皇室最大的懲罰,降龍皇室的疆土,覆蓋每個角落。

        可以說,降龍領域上的每個修煉者能都吩咐使喚下等賤奴,賤奴若是反抗,狀告進皇室,只會面臨著更可怕的懲罰。

        這種命令只有皇室才能下達,一旦下達,額上刻下賤奴二字,一輩子都洗涮不掉。

        皇甫齊對乾坤天極念念不忘,可他也不敢輕舉妄動,他以為夜公子也對乾坤天極感興趣……

        正在那時,收到了來自工會的信,在賀蘭春的唆使下,皇甫齊輕描淡寫地說了下等賤奴四個字。

        他不敢跟夜公子明著去搶乾坤天極,還收拾不了一個小小的花無淚嗎?若那花無淚聽話懂事乖乖把乾坤天極交給他,夜公子再是心動也不會明搶吧。

        “花無淚,你便乖乖去工會地室,接受皇室的懲罰吧。你若是反抗,這可是對帝國皇室的大不敬,等皇室軍隊來此,誰的臉面都掛不住呢。”路卡斯女負責人道。

        花無淚沉了沉眸。

        她從未想過,她會被貶為下等賤奴。

        過去的十幾年里,她曾是棄嬰,后來有個完好的家庭,卻在一夕之間被毀了。

        來到傭兵工會,她兢兢業業,不敢馬虎,只為了好好活著。

        她未曾謀害過任何人,卻受盡了白眼和折磨。

        她曾經的摯友,每時每刻都在詛咒她去地獄,那個女人嫉妒她的光輝,厭惡她的天賦,因此來傷害她。

        直到如今,這份傷害還沒有停止,還在繼續……

        “是不是我們倆人之間必須要有一個人死去,這份糾葛,才能停止?”花無淚問。

        路卡斯女負責人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花無淚道:“若是如此的話,那么,請你去死吧。”

        女負責人凝眸,怒喝:“花無淚,你真是膽大包天,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花無淚冷笑。

        她如今是女帝的人,她絕對不能給女帝丟臉。

        女帝不喜歡軟弱到只會流淚的人。

        花無淚取出掛在胸前的工會徽章,將其丟在了地上:“你記住了,不是降龍工會把我驅逐,是我不想留在這個地方了。”

        血月傭兵們亦是毫不猶豫地丟下工會徽章,和花無淚一同走出去。

        路卡斯厲聲道:“站住!花無淚,你當然違抗帝國皇室的命令,你不怕帝國軍隊的討伐嗎?”

        “若要討伐,前來便是。”花無淚回頭看向了女負責人:“你會死在我手中的,一定。”“來人!”路卡斯女負責人一聲令下,降龍工會中成百上千的傭兵們全都把花無淚和血月傭兵們團團圍住了:“將其拿下,額間刻字,這是帝國皇室的命令,誰也不得違抗!

        ”

        花無淚抓了抓灰白的發,手中光涌,肩抗武炮。

        卻見她直接轟出一炮,塵煙四起,火光飛濺,傭兵們凄聲大叫,工會亂作一團,數百傭兵都受了傷。

        “攔我者,死。”花無淚淡淡地道。

        她的雙眼冷如冰霜,像是無望,又像是有了新的光。

        路卡斯女負責人咬牙切齒:“抓住她。”

        花無淚笑著,又一炮轟了出去:“來啊,一起,下地獄吧。我早就在地獄里等著你們了。”

        路卡斯女負責人和無數傭兵目瞪口呆,看見花無淚玉石俱焚的狠勁,竟沒人敢上前。

        每個人都震驚于花無淚肩上扛著的武炮。那是……什么武器?竟有如此威力,作戰的方式也很奇怪,從未見到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tdqbk.icu。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体育彩票排列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