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說網 > 唯我主宰 > 第2139章

第2139章

小說:唯我主宰作者:紅雕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0-06 12:38:20
“南柯睿怎么會和墨家有牽扯,難道南柯家族和墨家私底下結成了同盟?”帝國拍賣行外拐角處,樊襄眉頭緊皺的盯著南柯睿和墨鋒鏑消失的地方,一臉的難看。

        單單一個南柯家族就讓他頭痛不已,若是現在再加上一個墨家,那事情將更加棘手。

        “樊大人稍安勿躁,就讓他們再囂張幾天,若此次謀劃成功,別說小小的南柯家族,就算是三大帝國都將重新洗牌。”仿佛已瞧出樊襄的擔心,他身旁的中年人淡淡的提醒一句。

        “你確定?”

        樊襄早已破釜沉舟,若是這次不能將南柯家族搞死,那么迎接他的將是南柯家族最慘烈的報復。

        中年人沒再說話,只是異常堅定的點點頭。

        ‘墨玉茶樓’隸屬墨家的產業,所以他們直接進了墨家專屬的小院,這間小院只對墨鋒鏑開放,其余任何人,包括墨家的嫡系血脈也都沒有這份權限。

        主賓入座,待有素顏侍女將茶具擺好沏茶,遞給南柯睿和墨鋒鏑一人一杯,至于裘羅則站在南柯睿身后,根本沒有入座,他要做的就是確保南柯睿的安全。

        “好茶!清香爽口,余韻綿延,回味無窮……”南柯睿品了一口,大贊特贊的道。

        “睿少若是喜歡,老夫這里倒是還有一些,不妨就送與睿少。”墨鋒鏑倒是痛快,淺淺抿了一口淡淡道。

        “那小子就多謝了!墨族長此次找小子可不只是為了喝茶吧?”南柯睿根本沒有客氣,來者不拒,話題一轉不動聲色的反問一句。

        “果然瞞不過睿少……”

        墨鋒鏑灑脫的一笑,也沒有遮掩,既然南柯睿已經將話提出來了,他也沒再繼續繞彎子。“其實這次老夫請睿少品茶是有件事需要睿少幫忙?”

        “我?”南柯睿此刻心底不禁疑惑起來,他還真想不錯墨家有什么需要他出手的地方。

        “具體說應該是想請睿少的妹妹幫忙。”墨鋒鏑也瞧出南柯睿的疑惑,知道他誤會了,不禁解釋起來,畢竟他現在有求于南柯睿,若是不小心將他得罪了,那事情就大條了。

        “噢?涵涵?她小孩子家家的能幫墨族長什么忙?”南柯睿心底一震,看來果真如自己猜測的那般,墨鋒鏑這次的目的真的是涵涵,這不禁讓他暗自警惕起來。

        墨鋒鏑此刻其實也很無奈,之前在紫善堂,涵涵挑選的那塊毛石切出‘八駿拉?’的天價血晶,他當時只是以為是涵涵的運氣好而已,并沒有多想,其實這也不怪他,誰會想到一個小女孩竟身懷如此匪夷所思的異術。

        之后他也是在聽到家族打理‘紫善堂’的管事匯報才嚇了一跳,記得當時他也難以置信,可是事實擺在那里由不得他不信,他為了確保消息的準確性,又通過關系將當時在場的大部分人找來詢問,所得到的結果幾乎沒有太大的出入,那時候他才真正的相信。

        在他確定涵涵具有這種特殊能力后,第一件事就想去南柯家族拜訪,可是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生怕貿然拜訪惹來沈老太君的不滿或者猜測,一時竟抉擇不下,不過令他沒想到的是他竟在拍賣行遇上了南柯睿,遂臨時起意邀請南柯睿品茶。

        若是能讓南柯睿答應了,那事情就好辦了,在他看來南柯睿總比沈老太君好對付的多。

        “實不相瞞,老夫想請涵郡主幫忙瞧瞧幾塊毛血晶?”墨鋒鏑也沒再過多的隱瞞,畢竟南柯睿可以代表南柯涵的意見,若是誠意太差的話,反而會惹來南柯睿的不滿,到時候恐怕會談崩掉,這也是墨鋒鏑最不愿看到的。

        畢竟他家族那幾塊被先祖們奉為神料的毛石已經存放在家族三千年了,歷經了數十代的先輩也沒能找到一個有把握切開的,所以墨鋒鏑在確定涵涵身懷這種異術時,差點激動的差點睡不著覺。

        “她?墨族長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南柯睿此刻終于明白墨鋒鏑的真實想法,看來涵涵上次玩的有點太過了,露出了一些蛛絲馬跡,讓墨鋒鏑注意到,從而判斷出涵涵應該具備一些特殊的能力。

        “睿少,老夫并未開玩笑,若是這次能夠請動涵郡主,老夫愿付出足夠的誠意……”墨鋒鏑可不想錯過這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不然的話他將后悔終生。

        畢竟那幾塊神料據說其中隱藏著諸多秘辛,而且好像還是關乎洪荒時代的秘聞,如此就更由不得他不重視了。

        洪荒時代圣人遍地走,先天不如狗的時代,雖然現今大大陸上幾乎所有的人都將這些當成杜撰的神話傳說,可是作為墨家的族長卻知道這段輝煌璀璨的歷史是存在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現在都消失在了這片大陸上,或許真如神話中記載的那樣,他們都破碎虛空進入了另一片神秘的世界,當然這究竟是不是真的,還無從考證,就算是墨家古老的手札中也沒有這方面的記載,有的僅僅是一點猜測而已。

        “噢?墨族長怎么會認準了舍妹就一定能夠幫到你?”南柯睿摸摸鼻子,覺得墨鋒鏑的反應有點太大了,這可不符合外界對他的評價。

        南柯睿此刻心底不禁泛起了嘀咕。“看來那幾塊毛血晶對墨鋒鏑來說非常重要,否則還不至于讓他如此失態。”

        南柯睿想明白這點,不禁隱隱有了一絲底氣。

        “涵郡主那通天徹地的手段,上次在紫善堂已發揮的淋漓盡致,老夫又如何會不知呢。”

        墨鋒鏑也沒再隱瞞什么,反正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為了他的最終目的,他什么都豁出去了,再次拋出一個大大的誘餌。“睿少還請放心,若是此次睿少肯出手,老夫將替墨家答應你三個條件。”

        “什么條件都可以?”南柯睿嘴角浮起一絲笑意,淡淡的盯著墨鋒鏑試探性的道。

        “這……”墨鋒鏑不禁愣住,南柯睿這話范圍可大了,他還真不敢答應,一時愣在那里不知道該說什么。

        “哈哈……”南柯睿瞧見墨鋒鏑的窘態,不禁笑了起來。

        “住口!你的胃口也未免太大了點吧,雖然我們墨家有求于你,但你也太過分了!你別以為你是南柯家族的血脈,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囂張!”就在這時,一道冷冰冰的聲音打斷了南柯睿的笑聲,光聽這聲音就讓南柯睿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嘎!

        南柯睿猛地轉身,恰好瞧見門外正站著一個白衣美貌少女,冰冷的眼神讓南柯睿都不敢對視。

        在南柯睿看來,對方乍看起來就像一塊萬年不化的冰塊,雖然容貌比起蘇小小和蕭煙媚都不相上下,甚至更勝一籌,但卻給人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讓南柯睿都不禁為之惋惜。

        “霜兒你怎么說話的,還不快跟睿少道歉。”還未等南柯睿開口,一旁的墨鋒鏑此刻已搶先出口,似是責怪那冷冰冰的少女,但南柯睿卻聽得出來墨鋒鏑對她的那一絲溺愛。

        “是他不對在先,我為什么要跟他道歉。”那被喚作霜兒的少女依舊冷冰冰的盯著南柯睿,根本就沒有半點道歉的意思。

        “可……”墨鋒鏑一時無語,不知該說什么是好,不禁轉向南柯睿,一臉不好意思的朝南柯睿抱歉的道。

        “這是老夫的孫女墨冰霜,她平日里說話就這樣,還請睿少莫要見怪。”

        “見不見怪到是無所謂,只是……”南柯睿嘴角浮起一絲笑意,端起手中的茶水一口飲盡,就在他想拿她談條件時,卻聽到腦海中響起師父的聲音。

        “竟然是玄冰至陰體?!這片低等大陸上怎么會有玄冰至陰體的存在?這……”

        南柯睿可以從師父的聲音中聽得出來,師父此刻充滿了不可思議。

        “什么玄冰至陰體?”南柯睿意念一動,跟他師父交流起來,他此刻也很好奇,竟然世上還有東西讓師父有情緒波動,而且好像這次波動的還有點點大。

        此刻南柯睿的師父好似也回過神來,不再像之前那般激動。

        “玄冰至陰體屬于遠古時代十大神體之一,就算在十大神體之中也能排在前五位,比起戰族的那戰體也不遑多讓,而你手底下的‘狗屠‘雖然已開啟戰族血脈,但卻不是真正的戰體,他距離真正的戰體還差了十萬八千里,但眼前這少女卻是真真正正的玄冰至陰體,而且還是被完全激活……”

        南柯睿此刻已完全被師父的話嚇住,盯著墨冰霜就像是在看怪物。

        頓了頓他師父繼續說下去。“玄冰至陰體若是被激活,卻沒有找到合適的功法修煉引導,絕對活不過十二歲,可是她怎么到現在還活著?怪哉?”

        “咦,原來如此,沒想到她竟然有‘暖香玉‘護身,真是天幸。不過那‘暖香’玉也快要失效,一旦‘暖香玉’失效,她絕活不過三天。”

        ……

        “啊?”

        南柯睿越聽越是無語,他沒想到眼前這不可理喻的少女竟然有著如此恐怖的體質,而且在聽到師父后面的話時,不禁對眼前這少女產生了一絲憐憫。

        “那師父如何才能讓保住她?”

        “竟然憐香惜玉了?你小子不會是對人家一見鐘情了吧?”聽到南柯睿的話,他師父不禁開起了他的玩笑。

        “師父你開什么玩笑,就她那冷冰冰的樣子,我寧可抱著塊冰塊,也不會對她有什么非分之想的。”南柯睿此刻倒是說的實話,他還真對墨冰霜沒有什么想法。

        “辦法倒是有,你就可以幫她。”

        “我?我能做什么?”南柯睿不禁疑惑起來。

        “你只需要使用命經將她體內的玄陰氣強行匯聚到她的丹田處,并幫她凝結成核,到時候她不但沒事,而且實力將一舉突破先天,成就更高的層次。”南柯睿師父淡淡的道。

        “突破先天境界?那是什么層次?”南柯睿聞言不禁好奇起來,同時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等你修煉到那種境界時自然而然就知道了,現在你早知道的話反而對你沒有什么好處,所以你還是不知道的好。”南柯睿師父很是直截了當的將南柯睿打發過去。

        “我……”南柯睿此刻相當無語。

        “救不救她你自己看著辦,我這里有一本適合玄冰至陰體修煉的絕世功法,若是她有朝一日能成為你的女人或者臂膀的話,你可以找我索要。好了,師父要休息了,剩下的事你自己看著辦吧,記住沒什么特殊的事不要來打擾我。”南柯睿的師父拋下一句話,徹底從南柯睿的識海中消失。

        ……

        “睿少……睿少……”

        南柯睿此刻似笑非笑的看著墨鋒鏑葉孫倆,尤其是那目光一直定格在墨冰霜身上,而且位置還聚焦在她那兩座凸起的山峰上,這讓墨鋒鏑一臉的尷尬,而墨冰霜更是怒火沖天,看那架勢恨不得將南柯睿碎尸萬段,方解心頭之恨。

        “你要是再盯著我看,我就挖掉的雙眼。”墨冰霜瞧見南柯睿竟一直盯著她,不禁惱羞成怒,就要對南柯睿動手。

        “啊……”此刻南柯睿剛回過神來,卻瞧見墨冰霜正向自己發起致命一擊,不禁身影一閃,堪堪躲過她那凌厲的一擊。

        “喂,你干什么?!竟然出手這么重!”南柯睿一臉無辜的怒瞪著墨冰霜,此刻他對墨冰霜的攻擊相當的不滿。

        “你!”墨冰霜原本冰冷的臉上更是布滿了霜花,她從來沒見過如此無恥的人。

        “樊襄身邊的那中年人實力不在你之下,而且還有‘往生者‘相隨,一旦你的身份暴露肯定會引起他們的注意,打草驚蛇,所以我們最好還是先靜觀其變,等他們真正出手時,咱們再動手爭取一擊必勝,將他們的陰謀徹底的摧毀。“

        現在樊襄雖然明知道南柯睿出現在拍賣會,但是卻不會意識到他們的行動已引起南柯睿的注意,所以他們現下也絕對不會去刻意的招惹南柯睿,以防引起南柯睿的警惕,否則一個不好將沈老太君給引出來,那就得不償失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tdqbk.icu。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体育彩票排列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