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說網 > 豪門隱婚:毒舌影帝偏執寵 > 番外 易影帝終于活成了小白臉

番外 易影帝終于活成了小白臉

小說:豪門隱婚:毒舌影帝偏執寵作者:豆子很忙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0-06 12:35:17
三年后,帶著兒子參加親子真人秀節目的易褚檸,在小黑屋里接受了導演的采訪。

        隱在暗處只出聲的導演:恭喜你又拿下一個最佳男主角獎。

        明處的易褚檸露出得體的微笑:謝謝。

        導演:當我們節目組官宣你帶著兒子班克西參加了我們這檔親子互動節目時,很多人都震驚了,震驚程度不亞于三年前大家知道你把到手家業全部捐贈出去重回演藝圈發展的時候。其實我們當初邀請你是打算讓你來當飛行嘉賓的,萬萬沒想到你最后卻成了我們的固定嘉賓。我有一個疑惑,你為什么突然想向大眾公開你已婚有孩子了?

        易褚檸笑得從容淡定:剛結婚的時候特別想公開,不過當時我家夫人有別的顧慮,再加上家里發生了很多事情,就索性把公開的事延后了,后來我一無所有了,為了重新打拼事業,就繼續延后了,不過現在是時候把真相告訴大家,也免得大家再做催婚的無用功。

        最重要的是,某個在山旮旯里支教的人回來了。易褚檸眸光暗了暗,臉上的表情在這變化的小瞬間里透出了似笑非笑的感覺。

        導演:你的意思是,現在你家那位已經沒有顧慮了?

        易褚檸繼續微笑:她早就沒有了顧慮,有顧慮的人是我。

        他才不會告訴導演,因為不想被人覺得自己是靠夫人的小白臉,所以沒有足夠資本時他當然得瞞著大眾。

        當然,現在公開也并不代表他有資本了,而是他認清了一個事實:

        他已經成了被自家夫人養著的小白臉了/tot/~~

        劇本靠夫人搜羅。

        拍戲靠夫人投資。

        代言靠夫人接洽。

        人氣靠夫人經營。

        而他,

        負責修身養性,以及……在家帶孩子……

        咳咳。

        易褚檸拉回了自己的思緒,正聽到導演問他:為什么會給孩子取個班克西這樣的小名?是你取的,還是孩子媽取的?

        哦,都不是。

        導演了然:那就是長輩取的吧。

        易褚檸輕描淡寫地說:不是,是個上趕著當干爸的家伙取的。

        導演驚訝地咦了聲,不過沒有追問孩子干爸是誰,轉而問:你平時和班克西相處得多嗎?這次父子倆單獨出來旅行會不會不習慣?

        易褚檸笑得很官方:沒有什么不習慣的,平時閑在家沒事就是帶孩子。

        又詢問了一些問題,導演讓易褚檸先出去等候,叫助理帶小班克西進來。

        小班克西在門口碰到易褚檸時,停下來用軟糯的聲音喊了聲“爸爸”,然后才跟著助理走進變得并不黑暗的小黑屋。

        三頭身的小家伙穿著帶卡通圖案的套裝,像只企鵝似的搖搖晃晃地被導演助理牽著進來,接著被助理抱上了兒童椅。

        “謝謝!”小家伙乖巧地跟導演助理道謝。

        導演助理是個胖胖的女生,一邊難以自控地嘟囔著“真是萌死個人了”,一邊在導演的盯視下收回想要去揉小家伙臉頰的手,退到了角落。

        導演帶著慈祥(?)的目光看著小班克西,看著這么乖巧可愛的小家伙,不常笑的導演都忍不住刻意放柔了表情,輕聲細語地跟小家伙打招呼:“嗨,班克西,不要害怕,叔叔只是想采訪一下你。”

        小家伙抿著小嘴唇靦腆地笑。

        真是可愛死個人了!

        導演曲了曲手指,忍住了探手去觸碰小家伙的沖動,說道:“那我要開始問問題了喔~~班克西更喜歡爸爸還是更喜歡媽媽?”

        小家伙表情呆了呆,神情變得疑惑又糾結:“我可以都喜歡嗎?”

        “那換個問法,如果爸爸媽媽掉進水里了,你會先救誰?”導演突然來了點惡趣味,故意問了一個這樣帶坑的問題。

        小家伙顯得又為難又委屈:“我還是個孩子,我一個人都拖不動。”

        導演噎了一下,“那等你長大能拖動他們的時候,你會先救誰?”

        “我長大要好久的,他們還在水里待著?”小家伙睜大眼睛看著導演,目光里帶著滿滿的驚奇。

        導演……

        旁邊響起助理咯咯的笑聲。

        導演輕咳了聲,看著對面的小家伙,覺得需要另眼相看了,這個小家伙雖然小小年紀但思維邏輯還挺強的。

        “這次你要和你爸爸單獨旅行,高興嗎?”

        “高興啊,”小家伙緊接著說道,“可是你們為什么不邀請我媽媽?”

        導演表情一僵,趕緊說道:“我們節目后期也會邀請你媽媽的,現在班克西只是先和爸爸去旅行。”

        “好吧。”小家伙乖巧又可愛。

        過了一會兒,班克西被助理牽著走出了小黑屋。

        導演看著那小小的身影,呼出了一口氣,沒想到采訪小朋友比采訪大人難多了,小家伙的腦回路總是跳脫在他的預料之外,他應對起來竟還有些吃力。

        當這段采訪被剪輯進先導片播出時,節目內容已經錄制完一半了,準備錄制后半段親子回歸日常的內容。

        先導片一出,班克西就已經把老老少少的觀眾給圈粉了。

        小家伙的性格真是出奇意料的軟萌,像個任人揉搓的小包子,長得還那么精致可愛,又有禮貌和涵養,邏輯還強。

        易褚檸的微博下都是一片求他曬娃的請求。

        頭兩天,易褚檸父子屠版了各大娛樂新聞的頭條,到第三天四天熱度才慢慢降下去,但大家對節目的期待卻是與日俱增。

        可以說,這次節目組只靠易褚檸父子的熱度就能穩住收視率。

        在大家關注易褚檸的兒子時,少不了會好奇孩子媽是誰,有人把易褚檸這幾年接觸最頻繁的異性列了個名單,然后再一個一個排除,最后鎖定了一個人。

        寧初一!

        因為三年前,寧初一銷聲匿跡了一段時間,在時間上比較吻合。

        以前也不時有人會拿寧初一和易褚檸來湊對,覺得兩人男未婚女未嫁的,又是青梅竹馬,和工作搭檔,很適合在一起,但這種想法就是出于覺得兩人沒在一起。

        兩人如果真在一起,有必要隱瞞大眾嗎?易褚檸又不是那種靠粉絲吃飯的流量明星,完全不用擔心公布戀情會脫粉之類的,相反,如果他們倆公布戀情,大家并不會覺得意外,反而會覺得理所當然。

        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大家對于孩子媽是寧初一這事并不是那么確定了。

        而且前不久狗仔才拍到寧初一和初戀前男友單獨吃飯,還拍到他們一起去參加大學校慶時有說有笑的,寧初一當年倒追前男友的事又被挖出來說道,大家當時還猜測兩人是不是舊情復燃準備重歸于好了。

        即便到了這種時候,兩個當事人竟然都淡定得沒有出來回應。

        直到有好奇點很奇特的網友扒了小黑屋采訪視頻里易褚檸手上戴著的戒指,想看看這款戒指是出自哪家珠寶品牌,結果扒出了易褚檸的小號……

        【震驚!易褚檸兒子的媽媽竟然是她!!!】

        【四年前,易褚檸和寧初一竟然做了這樣的事……】

        【世上最浪漫的事就是被寧初一求婚!】

        ……

        各種報道此事的推文接踵而至。

        熱點熱搜都被屠榜了。

        而易褚檸也終于正面回應了傳聞,他在微博上發了一張內容是寧初一給正在認真玩樂高的班克西拍照的照片,并寫了一句很短的話:孩子媽,我們回來了。

        照片放大,能清楚地看到寧初一搭在攝像機上的右手無名指套著的戒指。

        某片場。

        男女主角正圍坐在一張活動桌旁邊吃盒飯,兩人做戲里裝扮,身上還裹著厚厚的羽絨服,赫然正是楊奇和采真兒。

        人氣擠進一線的采真兒早已經吃上了當女主角的飯。

        而三年前初出茅廬的楊奇如今也已經接上了名導男主的戲,而且還和自己女神采真兒搭檔成了戲里的情侶。

        兩個人同屬一家公司,又都是寧初一帶的藝人,私下關系倒還不錯,因此采真兒吃飯的時候都會叫上楊奇,專門給他也準備了一份吃食,要知道她的一日三餐那都是蔡老爹請的大廚定制的。

        此時,兩人正在邊刷自己的手機邊吃飯,自然看到了易褚檸和寧初一真實關系曝光的消息。

        “終于公開了,我還以為他們想一直隱婚下去。”楊奇說道。

        “你知道易褚檸為什么突然要公開嗎?”采真兒抬起頭看著楊奇。

        “我記得易先生在采訪里說是不想讓大家再催婚了,可能他覺得現在是公開的時機了吧,畢竟那個寫日志的馬甲都被挖出來了,大家已經知道了他們的關系。”

        “既然他去參加了那種親子節目就肯定做好了公開的準備,至于什么不想再被大家催婚,這三年都忍耐下來了,這會兒為什么又忍不住了?”

        楊奇眨了下眼睛,“對啊,為什么?”

        “因為他的情敵回來了。”

        “情敵?啊,我想起來了,之前就有人偷拍到初一姐和那位顏子熙先生聚餐,這事當時還上過熱搜,所以易先生迫不及待公開是因為想向情敵展示領土主權咯,真沒想到易先生醋意這么大。”

        采真兒露出了一抹冷笑,“呵,男人。”

        楊奇:……

        吃過飯,就有化妝師過來給他倆補妝,準備拍下一場主角的對手戲。

        剛要進場拍戲,楊奇在把手機放羽絨服兜里前又刷了刷手機,不想竟然看到了一條新到的消息內容。

        徐嘉奇:小奇,我實在沒辦法了,經紀人催了我很多次,本來不想麻煩你,但……唉,我就是想問問,你們劇組還缺演員嗎,小角色也可以,客串都行,希望你能幫我活動一下,當然,如果你覺得很麻煩的話,就當我沒有問過。

        楊奇腳下一頓,他這三年來其實也很少和徐嘉奇交流了,畢業后他們連見一面都不容易,隨著他的作品一部接一部,人氣與日增長的同時,工作量也越來越大,而且他們彼此的公司又是對立面,為了避嫌也很少再聯系了。

        他早就從別的同學那里知道徐嘉奇近況不佳,他也曾拐著彎去問徐嘉奇需不需要他的幫助,如果對方明確表示需要,他其實是想讓現在的經紀人劉依依去把徐嘉奇挖過來的,但對方卻說自己過得很好,工作很忙所以才很少聯系。

        從徐嘉奇發過來的這段話里,他看出了徐嘉奇的自尊心,也看出了徐嘉奇的卑微,一時間心情很是復雜。

        三年前,徐嘉奇出道就有了人氣,粉絲比他多了許多倍,在同學眼里,徐嘉奇才是人生贏家,而他是一個難以出頭需要抱徐嘉奇大腿的小可憐。

        現在,徐嘉奇卻用低到塵埃的態度向他乞求工作機會。

        曾經的徐嘉奇一心想在音樂的道路上行走所以才改簽別的公司去當練習生,那時的徐嘉奇肯定想不到未來有一天會請求他的幫助,要的還是當演員的工作機會。

        真是物是人非啊!

        楊奇嘆了口氣,回了一句話:我先問問導演。

        那邊很快回了一個:謝謝!!

        三年多過去,很多事很多人都有了變化。

        帶著兒子回家的易褚檸在進門前特地單獨交代了班克西幾句話:

        安逸,進門后如果沒看到那個姓顏的叔叔,就先問那個顏叔叔最近有沒有來過,就說你想他了。

        如果進門后你發現那個姓顏的在家,你就去找那個姓顏的,讓他陪你回房間哄你睡覺。

        小子,記住我的話,你要是沒做到,我下次就不帶你出去玩了,到時候就把你一個人丟在家,我和你媽媽單獨去旅行。

        在易褚檸低聲說的時候,

        小家伙點頭。

        小家伙邊眨眼邊點頭。

        小家伙委屈地點點頭……

        班克西小朋友垂頭跟在易褚檸身邊,進門后,他看到客廳里正在聊天的三人,背對著的是他最最親愛的媽媽,側對著的是太外公,正對著的就是那個姓顏的叔叔了,他不禁抬頭看了眼他爸爸。

        在易褚檸微微點頭示意下,班克西搖晃著三頭身跑過去,撲到了顏子熙腿上,一把抱住顏子熙的小腿,軟聲軟氣地說道:“顏叔叔,我想你了。”

        顏子熙呆了呆,笑著將小班克西抱坐起來。

        而易褚檸走過來,坐到了寧初一身邊,摟住了她的腰,貼著她親昵地說:看吧,其他男人都不靠譜,只有我,才真正全心全意只想你。

        寧初一瞥了他一眼,眼角染了些笑意。

        他們都沒有注意到,一邊的安老爺子那越來越幽怨,越來越深沉的目光。

        嗯,一壇老陳醋被打翻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tdqbk.icu。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体育彩票排列三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