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說網 > 絕世豪唐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金宵宗內天樞殿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金宵宗內天樞殿

小說:絕世豪唐作者:安吟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0-06 12:43:05
數月后,卓亦疏于龍虎山出關,此次他得天下第一高手蒼玄真人的指點,武功境界自然更勝從前,但他自己卻有恍惚之感,先前幾次得蒼清指點時,可以明顯感覺到境界的提升,但這次卻沒有絲毫感覺,似乎是一無所獲,但卓亦疏卻知絕非如此,只是進境不顯,但必然獲益匪淺。

        他下了龍虎山后直奔蘇州,欲先回金宵宗。

        一路所見,多有流亡之民,卓亦疏向人打聽,方知自己閉關期間,安祿山已然舉兵造反。

        安祿山此舉雖然在意料之中,卻仍是讓卓亦疏眉頭一皺,安祿山舉兵二十萬,而且又是蓄謀已久,必然勢不可擋。

        卓亦疏無暇多顧,徑直到了蘇州,哪知他進山后剛到了白云泉時,便即見到前方有人打斗,有三人圍攻一個老者,雖然人多勢眾,但卻始終落于下風。

        卓亦疏一見之下,當即認出那三人分別是公孫海、公孫和以及海順,這三人都是塞北沈家的高手,此時聯手對敵,竟然仍不能占據上風,當即向那老者看去,卻是了然,卓亦疏暗道:你們與白猿公苦斗,自然節節敗退。

        那老者正是白猿公,他空手無劍,但在拳掌之間盡是劍氣,凌厲無比,雖然以一敵三,卻仍是穩穩占據上風。

        公孫海更是心道:雖然不愿承認,但我所見之人當中,只有裴旻能與此人相提并論,蘭陵劍圣名不虛傳,就算是亦疏也稍遜一籌。

        就在這時,忽聽得卓亦疏笑道:“諸位好雅興啊。”

        說著話縱身而出,連發數道拈花劍氣,分襲四人,由此阻了眾人的爭斗。

        白猿公神色一變,暗道:好厲害的劍氣,許久未見,他的武功進境居然如此之快。

        此前卓亦疏見到白猿公時尚未練成拈花劍氣,只能以劍鋒對敵,后來得蒼清指點,又有少林高僧授于拈花指功,這才融會貫通,成就了這厲害無比的拈花劍氣,如今又得蒼玄真人的指點,境界更進一層,拈花劍氣的威力更勝從前。

        公孫海等人皆是一喜,也都驚愕于卓亦疏的武功竟然又有進境。

        卓亦疏一經出手,立時便知自己的武功境界已非從前可比,果然大有進境,已經突破到萬化神功七層的境界,隱隱觸碰到了八層,此時他已能隨心發出靈犀劍法中的‘三步成殺’,只是威力尚還較弱,由此可見,自己的武功境界仍比明無為相差甚遠,當初明無為以‘三步成殺’的絕技擊殺了滕凌霄,若是易地而處,卓亦疏仍沒有把握。

        白猿公負手而立,也不說話。

        卓亦疏向公孫海問道:“公孫大爺,諸位怎么來了天平山?”

        公孫海回道:“小傾從跟外婆賭氣,逃出了燎原堡,老家主放心不下,讓我們前來尋她。”

        卓亦疏說道:“傾從來金宵宗了?”

        公孫海笑道:“這是自然,小傾從何等聰明,她知道自己能去的地方雖多,但只有卓宗主敢違抗沈老家主,她又急于來見心上人,肯定就奔這來了。”

        沈傾從不但師從鐵書先生,而且是劍圣之女,這些身份哪一個都是無比尊貴,可張鐵書本就是沈老太之徒,不敢忤逆師尊,雖然對沈傾從極其寵溺,但在沈老太的威勢之下也護她不住,父親裴旻貴為劍圣,但對沈家自覺虧欠,同樣不敢與沈老太為敵,思來想去,也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卓亦疏敢和沈老太掰手腕。

        白猿公忽道:“原來那個小丫頭也在這。”

        公孫和沉聲道:“閣下是前輩高人,又何必來為難。”

        此話一出,卓亦疏當即便知雙方是有誤會,如此才會大打出手,可他卻是輕笑一聲,然后說道:“我來領教前輩的高招。”

        說完之后縱身攻上前去,白猿公知道卓亦疏有心向自己討教,當即微微一笑,縱勢相迎。

        兩人對攻百招,始終不分勝負,一旁的公孫海等人眼里非凡,皆是驚駭不已,公孫和說道:“亦疏的武功又進境了這么多。”

        公孫海說道:“聽傾從說,亦疏是去了龍虎山,如今看來,必然是得到了蒼玄真人的指點,方才有如此進境。”

        此話一出,公孫海三人皆是艷羨不已,能得蒼玄真人的指點,勝過常人十年之功。

        就連白猿公也是大感意外,暗道:他不但得了道家傳承,而且必然有高人指點。

        此時卓亦疏已然覺得觸碰到了萬化神功的八層境界,果然與白猿公這樣的高手對攻,對自身武學進境極為有益。

        可就在這時,白猿公忽然收招回撤,然后說道:“且慢。”

        卓亦疏一怔,他本不想放過這么好的機會,甚至想趁此機會一舉突破到八層境界,卻又聽白猿公說道:“劍道一途,最忌諱急于求成,你現在最要緊的是鞏固近來所悟,境界自會提升,若是一心求戰,只會適得其反。”

        白猿公對劍道的領悟不弱于任何高人,足可與劍圣相媲美,此時聽得他所言,卓亦疏自然知道有理,當即收招,躬身說道:“多謝白猿公指點。”

        此話一出,公孫海等人皆是大驚,公孫和更是脫口道:“原來世上真有白猿公,此前只聽其名,還以為只是江湖傳說,卻不想今日有幸得見。”

        對白猿公來說,此地眾人都是晚輩,他們雖然貿然跟自己動手,卻也是事出有因,雖然只是誤會,但他們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力戰,這讓白猿公頗為贊賞,所以也不怪罪。

        卓亦疏又道:“前輩來此有何貴干?”

        “我是來尋你的。”白猿公忽的嘆道:“可現在卻是白來一趟。”

        卓亦疏一怔,不知白猿公何出此言,卻聽公孫海說道:“前輩駕臨,怎能任您在這荒郊野外說話,亦疏,天平山是你金宵宗的地盤,你怎能失了禮數。”

        卓亦疏聽后當即恍然,便即將白猿公請上山去,白猿公雖然不知為何有些失落,卻還是跟他一起上了山。

        到了金宵宗,早有弟子迎了出來,烏宏快步而出,向卓亦疏行禮道:“公子。”

        卓亦疏問道:“傾從呢?”

        烏宏答道:“沈姑娘正在天璇堂。”

        金宵宗的整體是依據白云書院而建,但其中又有機關護衛,這是當初黃望所制,他依招北斗星位布下機關,所以金宵宗中的建筑都以天象為名。

        卓亦疏讓烏宏去找沈傾從,自己則將眾人引至天樞殿,陸鴻漸也在金宵宗,便即奉來香茶,眾人皆贊不絕口。

        未過多時,沈傾從便即來了,她見到公孫海等人當即一喜,又見白猿公也來了,更是大感意外,便即行禮說道:“白猿公前輩大駕光臨。”

        白猿公微微一笑,眉目間似乎仍有愁緒。

        公孫海說道:“傾從,你一氣之下逃出了燎原堡,卻害得我和你二舅舅千里迢迢的來尋,當真是累得疲憊不堪。”

        雖然如此說著,但公孫海的語氣中卻沒有絲毫怪罪,當年公孫妙在沈家就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沈傾從是她女兒,沈家人愛屋及烏,都對她百般喜愛。

        “舅舅你最喜歡在江湖中結交朋友,但家主她卻不讓你隨意來中原,這次正好趁此機會來到中原,豈不是正和你意。”沈傾從冰雪聰明,話語一出,縱然是有錯不認卻也讓人不忍怪罪。

        公孫海笑著搖了搖頭,顯然是頗為無奈,而公孫和卻沉著臉說道:“現在安祿山起兵造反,北方正在打仗,兵荒馬亂,你獨自跑了出來,可知有多危險?”

        公孫和不似公孫海那般好說話,平日里不茍言笑,沈傾從向來避而遠之,此時被他沉聲發問,當即低下了頭。

        一旁的白猿公忽的長嘆一聲。

        卓亦疏便即問道:“前輩為何嘆息?”

        白猿公喝了口茶,然后又道:“白猿公傳到我手中,只怕要斷了傳承。”

        沈傾從說道:“前輩還沒有尋到弟子嗎?”

        白猿公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得知安祿山起兵造反,天下百姓生靈涂炭,所以趕忙下山,想要將白猿武功傳給卓亦疏。”

        卓亦疏聽后大感意外,說道:“前輩為何有此想法?”

        “我若尋個小孩子傳他武功,一來未必有你聰穎,二來我身體愈漸不好,恐無力支撐到他盡數學會,三來如今天下大亂,局勢瞬息萬變,我本想有個徒弟能為國效力,不求光大白猿一脈,只需以白猿武功屠盡賊寇,就足以讓白猿一脈無愧天地。”

        沈傾從說道:“前輩有此想法,那就可以傳授啊。”

        白猿公卻道:“此前我與卓亦疏比試一場,知他武學造詣已然極高,只怕無法再學白猿武功。”

        原來就是因為這事,所以白猿公始終愁眉不展。

        只聽白猿公又道:“我年紀老邁,無法為國效力,而且白猿武功就此失傳,更讓我愧對本派先祖。”

        眾人聞之無不黯然,場面頓時壓抑。

        良久以后,沈傾從有心緩解氣氛,便即說道:“前輩無須太愁,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白猿武功何等神奇,想必上天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它消失在世間。”

        白猿公苦笑一聲,也知沈傾從只是勸慰之言,現在實無化解之法。

        沈傾從又道:“我知金宵宗有一位奇人,叫來給前輩看看。”

        說完之后當即走了出去,不多時帶來一人,卻是瘋癡少年。

        卓亦疏回來以后還沒見過他,此時一見之下,瘋癡少年立時喜出望外,奔上前來到了卓亦疏近前。

        公孫海說道:“這人有什么奇特?”

        沈傾從笑道:“舅舅,勞煩您演示下咱們沈家的武功。”

        公孫海雖然不解,卻還是依言而行。

        隨后瘋癡少年下場,便也盡數使出,而且他模仿的極為相像,因公孫海雙腿盡廢,所以下肢不動,瘋癡少年雙腿無恙,卻也模仿的絲毫不差。

        眼見于此,白猿公當即明了,不由得站起身來說道:“他能對武功招式過目不忘。”

        沈傾從笑道:“前輩果然眼里非凡,正是如此。”

        白猿公走上前來,仔細盯著瘋癡少年看了許久,瘋癡少年也不害怕,歪著頭瞪大眼睛看著這位前輩高人。

        過得多時,白猿公忽然做出了一個決定,要將白猿一脈的武功招式傳給瘋癡少年,將來由他傳給下一任白猿公。

        白猿公說道:“我已時日無多,本以為白猿傳承就要斷于我手,卻不想上天賜下這等神奇人物,果然天不亡我白猿一脈。”

        可見白猿公喜出望外,當下留在金宵宗,將白猿武功盡數演示,瘋癡少年雖然不明所以,但卻看的津津有味,而且一如既往的過目不忘。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tdqbk.icu。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体育彩票排列三投注